官网首页 > 政策指南 > >东方金钰88亿库存亟待开刀:市值40亿 负债额高达94亿
政策指南

东方金钰88亿库存亟待开刀:市值40亿 负债额高达94亿

时间:2019-08-29 11:54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热点栏目

自选股

数据中心

行情中心

资金流向

模拟交易

客户端

党鹏

“我还有4个月的工资没有领到。”从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离职的胡先生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如今他不知道去哪里讨要尚未结算的工资。

胡先生所在的兴龙实业, 是被称之为“翡翠第一股”的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。今年2月,该公司曾一度因谋划将控制权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事项,在7月18日被证监会调查。

根据东方金钰2019年度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该公司目前负债总额高达94.51亿元,负债率为82.3%。截至8月15日,公司市值只有40亿元。

8月4日,随着东方金钰董事长、38岁的赵宁宣布辞职,这个由赵宁父亲赵兴龙一手缔造的东方金钰,如今剩下的除了高额债务之外,还有高达88.65亿元的存货,其中大部分是翡翠原石。“一刀生一刀死”,这些尚未开刀的原石,在翡翠行情处于低谷的今天,能否让东方金钰如以往一样依靠赌石翻身,一切充满变数。

云南前首富变“老赖”

38岁,正值企业家的黄金年龄。但38岁的赵宁选择辞去公司董事长、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。赵宁的理由是“身体原因”,此时距离他执掌东方金钰尚未满3年。

根据胡润百富榜显示,2017年,赵宁以70亿元的财富成为云南首富。10年之前,赵宁父亲赵兴龙以27亿元财富成为当年新晋的云南首富。

记者注意到,从瑞士商学院毕业的赵宁,在2016年底从父亲手中接过东方金钰之时,曾公开表示,希望3~5年内,努力将东方金钰100亿元市值的货币单位变为美元。但如今,东方金钰市值只有40亿元,与此同时公司营收也不容乐观。

数据显示,2017年东方金钰实现营收92.8亿元,同比增长40.7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31亿元,同比下降7.83%;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29.61亿元,净利润亏损17.18亿元。今年一季度,公司续亏1.61亿元。

与此同时,东方金钰负债也开始“暴雷”。其财报显示,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公司的负债总额为94.51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就高达43.89亿元。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“东方金钰”,相关案件共计30余起,多为金融合同借款纠纷、民间借贷纠纷。此外,兴龙实业的股权不仅被轮候冻结,而且其持有东方金钰的股权1.05亿股,在8月1日被法院强制划转到债权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名下。

此外,记者注意到,2018年12月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:经查,被执行人兴龙实业、赵兴龙、王瑛琰、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、无机动车登记信息,暂无财产可供执行。同时,因担保的债务未能及时偿还,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被列为被执行人14次、失信被执行人1次,并被限制消费、限制乘坐飞机。

天眼查系统显示,兴龙实业名下投资有贸易、珠宝、房地产开发、地毯、基金管理等9家企业,业务遍布云南、深圳、上海等地。“但是从去年开始,很多员工拿不到工资,也有很多人不得不离职。”上述从兴龙实业离职的胡先生表示。

为了解决债务问题,今年2月,赵宁曾计划将兴龙实业转卖给因股份造假而“闻名”资本市场的蓝田股份。但是,此次股权转让因备受质疑而最终夭折。7月份,因转让控制权相关事项涉嫌违规,赵宁被证监会调查,截至目前尚未有调查结果。

至于公司未来是否会继续推进重组或者破产计划,记者发函至东方金钰,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。致电公司董秘宋孝刚,电话则一直处于盲音状态。

公告显示,日前张文风、石永旗被提名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。张文风为现任公司总裁,至于何人接任东方金钰的董事长一职,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疯狂的石头能否起死回生

“一刀富两刀穷三刀穿麻布。”对于赌石起身的赵兴龙家族而言,东方金钰能否翻盘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公司的翡翠成品和原石存货了。其财报显示,截至今年一季度,公司存货余额高达88.65亿元,占总资产的77%。

根据东方金钰往年的财报统计发现,公司巨额的借款多发生在2016年和2017年。正是在这两年,东方金钰花了大价钱采购翡翠原石。2017年财报显示,仅当年,东方金钰采购原石数量为338块,金额为25.94亿元,超过之前13年采购总和的一半。截至2018年末,公司的存货高达89.33亿元,其中玉石类的存货就达到82.6亿元。

东方金钰此前的收益,也主要来源于赌石带来的巨额利润。2006~2017年,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,销售金额5.86亿元,成本仅为1.95亿元,毛利率最高达到70%。

“前些年赌石的毛利润确实非常高,尤其对于赵兴龙来说,在行业内眼睛很毒。”在云南瑞丽翡翠行业浸淫多年的一位陆姓女士告诉记者,当时的大藏家很多,原石流通和收藏市场活跃,“加上缅甸政府限制翡翠开采,因此像东方金钰这样有资金来源的企业,就大肆收购原石囤货,待价而沽。”

记者前几年在云南瑞丽采访时,就目睹了赌石市场的疯狂,不仅围观者众多,同时出手赌石的各路行家也是疯狂不已。

但是市场行情并未如愿发展。“近几年翡翠行情陷入低谷。”陆女士表示,第一翡翠成品市场的消费持续下滑;第二原石价格仍然居高不下,但是没有流通性,即使赌石也是围观的多出手的少;第三就是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大藏家开始退潮,原石更多的囤积在东方金钰这样的企业手中。

记者注意到,众多投资者也关注东方金钰的原石能否通过变现,来偿债和盘活公司。对此,该公司在年报中承认,“近两年翡翠市场需求低迷,公司库存大量翡翠成品不排除存货价格下跌的风险。”

就此,陆女士表示,翡翠成品及原石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通性差,尤其是不能作为抵押物从银行融资,虽然目前个别典当行可以成为翡翠流通融资的渠道,但是小规模的流通肯定无法解救东方金钰的债务问题。“这只能是杯水车薪,作为奢侈品顶端的翡翠越来越不好做了。”

面对债务的压力,无法通过石头变现的控股方兴龙实业,于6月6日再次提交对东方金钰的破产重整申请,法院接收并立案,若是无法顺利完成破产重整,东方金钰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。

根据东方金钰最近一次公告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情况,截至4月18日,金钰珠宝逾期债务达6.76亿元,东方金钰逾期债务33.85亿元,合计40.61亿元。或许,88亿元的存货尚待走向市场“开刀”后,才能明了东方金钰的未来。

责任编辑:覃肄灵

上一篇:冬天睡觉脚冷怎么办? 解决脚冷好方法
下一篇:没有了